“野山菊”的光芒

来源:清洁能源企业 编辑:李环环 日期:2018-11-22

在千年古都洛阳境内的山岭上,坐落着一座风电场---清洁能源企业荣唐风电场,方圆十里荒无人烟、野草丛生、四季风啸。每年深秋,周边的山坡上,都会盛放着一种小花,花形与菊花相似,人称它为油菊、苦薏、山菊花等,豪放些的称它为“野花”,只因它野生野长,像山里的野孩子一般,生命力顽强,即便是在寒秋时节,敢与傲霜斗志,怒放发其清香。

在野山菊盛开的山坡上,时常可以看见一群身着土黄色衣裳、头戴橘色安全帽的身影穿梭其中,他们被称为“御风君”,追逐风的脚步,像野山菊一样,斗傲霜、踏荆棘,化风为电,点亮万家灯火,绽放光芒。

F9A7451092337A3C4E240A5121CC34DC_副本.jpg

清晨,太阳才刚刚探头,他们紧张而忙碌的一天便开始了。早会布置各项工作,装订巡检表,三讲一落实,再次核对早已准备妥当的工具后,他们一行人便毅然踏向远处的线塔,那些野山菊,盛开在他们必经的路旁。

荣唐风电场是山地风电场,线路巡检是御风君日常工作之一,检查线路杆塔的地基、标识牌是否完整,有无蔓藤、悬挂异物、鸟巢,避雷器、避雷线是否正常等,将其逐一进行检查和缺陷记录,然后对号入座,对症下药进行整改。但线塔大多都在半山腰或山脚,只能靠脚力完成。34基线塔,有时需要2个人巡2天才能完成。从变电站西角处的1号线塔开始巡检,在巡至7号线塔时,想要从7号到8号,必须跨过一个很大的山沟,下去山沟的路陡峭崎岖,他们将手里能揣的东西全都揣在兜里,然后侧身抓着野山菊或者野草的根部,先伸出一只脚试探,确定要踩的地方安全稳固,再放另一只脚,然后重复循环,就这样一脚一脚的滑到沟底。第一个人走过后,后面的一个人也不敢怠慢,踏着足迹弓着身再滑一遍。到达沟底只是一半,从沟底沿着小路爬山到8号线塔是另一半,攀过一座山后便是彼岸,野山菊在此时成了御风君的扶梯,御风君的生命桩。

翻过一座又一座山,巡过一基又一基线塔,他们常说“有时走累了,真想坐下休息一会儿,但是不敢歇,因为一歇下来,心里的那股劲儿一松,再提起来就很难”。时间悄悄的从他们脚边、指尖走过,转眼他们过了午时,司机早已等候约定的地方,上车前顺手拔一两束野山菊放车上,“这花别看小,晒干泡茶喝,败火牛的很”“路边的野花果然够味道”,一阵爽朗的笑回荡在山间。

午饭过后,略微休息一下,又开始了下午巡检,更是一场“硬仗”啊!巡检时要穿过树林和灌木丛,树林还好,可是灌木丛却不那么好惹,别看低低矮矮的小树,外表善良可亲,可叶子下却藏着一根根针一样的小刺,经过时,小刺能穿透裤子,没入肌肤,移动的“野山菊”们小腿上就会留下大大小小的“针孔”,有的针尖还留在肌肤里,走路出汗,当小孔遇见汗水,一种“伤口撒盐”的灼痛感,很是难熬,但时间有限,他们总是抖一抖继续忍着酸爽的痛继续行走。有时刚到的小鲜肉忍不住就学狼嚎,有经验的师傅总是忍不住直笑。他们经常说“虽然难熬,可是一想既然已经这样了,就把剩下的工作干完,这样就少一波人受罪,心里想着工作,一路走下来,好像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他们和太阳逆行,时光划过他们的衣角,汗水浸透他们的青春。暮色四合,风电场门外车辆的鸣笛声,就知道他们到家了,夕阳透过云层撒下一束一束的光,那光洒在他们胸口的那一抹“唐”红,洒在阳台上艳丽的野山菊上,那花儿真亮,那人闪着光。

阅读次数:135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