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的“幸福”童年

来源:安阳企业 编辑:牧洹 日期:2017-12-29

舅舅属马,出生于1954年隆冬的豫北农村。

舅舅是姥爷姥姥的老生子,也是继我姨妈和母亲之后,姥爷姥姥收获的唯一男孩。

在大家这样一个有着几千年封建学问的国度,在解放初期那样的百废待兴的特殊时期,舅舅的降生,给姥爷姥姥这个中国农村最普通的家庭带来了怎样的喜悦可想而知。年过半百的姥爷姥姥,对舅舅施与怎样的关爱都不过分。

事实也是如此。

姥爷是个古老行当的手艺人,人们也习惯直呼他“钉马掌的”。“钉马掌”就是把一个马蹄样的铁片,直接用钉子钉到马掌里,马掌是角质层,所以钉马掌的时候,马不会痛。它的作用是防止马在行走或奔跑过程中磨损脚掌,就像人穿鞋一样。

现在,马车作为交通运输工具已基本成为历史,钉马掌这个行当也渐行渐远。而过去,在姥爷祖祖辈辈生活的中原地带,运输及出行人们都离不开驴、马或骡子,因而钉马掌这个行当(当然也钉驴掌钉骡子掌)曾经红火一时。

在建国初期,由于大家的现代工业是一穷二白,骡马还是交通运输的主力,所以钉马掌这一古老的行当,还有很大的市场。因此,姥爷在当时的农村算是个吃香喝辣的人,小日子过的也很殷实。有了舅舅这个心肝宝贝,姥爷干活更卖力,心情更顺畅,挣的钱自然也更多了,回家时给舅舅买些喜欢吃的东西便成了他的必修课。

姥爷姥姥对舅舅的爱有些溺。那是顶头上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拿手里怕丢了。用我母亲的话说,只要姥爷在家,姥爷的两个眼球就是不停地围着舅舅转。当然,舅舅的一言一行也从来没有离开过姥姥的视线。姨妈和母亲对舅舅也是呵护有加,即使这样,如果舅舅稍有闪失,姨妈和母亲就是首当其冲的被指责者。

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中渐渐长大的舅舅,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俨然就是一个小少爷。而懒惰的习惯与性格,也给他的人生种下了无法弥补的恶果(这是后话)。

转眼,舅舅到了上学的年龄。他的同龄人,尤其是小男孩儿,拎起爹娘刚刚给缝制的新书包,吃过饭就风一样闪出自己家的院门,像一只只刚放出笼的小鸟,瞬间便从父母的视线里消失了。而我的舅舅,在全家人的“围追堵截”甚至“威逼利诱”下,终于吃饱喝足、放下碗筷,小手在姥姥的牵扯下,才磨磨蹭蹭、一摇三晃地向学校的方向走去。他的书包,自然也是挎在姥姥的肩头。

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在现在,大家可能司空见惯,习以为常。但在那样的年代,人们都是匪夷所思,认为这是奇葩。所以,姥姥每送舅舅上一次学,就会被老师当面批评一次。

舅舅的班主任梁老师总是提醒姥姥:“将孩子惯养成这样,长大了是不会有出息的,看他将来咋娶个媳妇?”在当时的贫穷的乡村里,包括老师在内的多数人都会这样认为,男孩子长大后能如愿取上媳妇就是最大的出息了。

“孩子和孩子不一样”。姥姥总抱着树大自然直的心态,不但经常把老师的批评和善意提醒当成耳旁风,还习惯用这句话回敬老师。

最终,老师习惯了,妥协了,任由姥姥把舅舅送到了小学毕业。

阅读次数:608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