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江的卸煤初体验

来源:信阳企业 编辑:孙灵思 日期:2018-02-01

“大家注意了,明天的学习班取消,明早八点半准时在企业煤场西侧集合,准备抢卸火车冻煤!”刚下白班,值长梁彦海就通过班组微信群发了通知。原来是自1月24日以来,连续的低温雨雪冰冻天气,机组高负荷导致燃煤需求量巨大,也给火车煤翻卸带来很大困难。因为在持续低温严寒的气候条件下,煤车里的煤出现大面积冻结,仅靠翻车机无法将燃煤完全卸下,需人工卸煤。

杨子江看了看手机,已经习惯了上学习班的他心想明天“挖煤”,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抢卸冻煤对于他来说是生平第一次,虽然之前没有听说过,但杨子江心想不就是卸两车煤嘛,没啥大不了的,他也没把它当成一回事。

第二天一早,杨子江就和同事们来到了煤场,刚一进入大门,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人人手里拿着不是铁钎就是钻机,或是洋镐、撬棍,正热火朝天地将车厢内的冻煤一块块、一铲铲清理出来,每个人仿佛都是卯足了劲,一声不吭的埋头苦干着。此时的杨子江也是跃跃欲试,他跳上一辆运煤车厢,走到一个正在打电钻的年长同事旁,想试试用电钻钻煤是一种什么感觉,于是俯下身子说道:“师傅,累不累,我来吧!”年长同事抬头看了看,然后半信半疑的将电钻递给他,说道:“行,你试试,别勉强!”说完就拿起一旁的铁钎,开始铲煤,丝毫没有歇会儿的意思。

刚一接过电钻,杨子江瞬间觉得有点受不住了,因为电钻实在是太沉了,足足有三十多斤重,一只手根本无法将其移动。在年长师傅的引导下,电钻终于启动了,初次使用这个大家伙,拿在手里还真有点把控不住,钻头刚一落地,“咚咚咚”的振动使得他浑身颤抖。更要命的是,车厢内的冻煤由于冻结严重,有些地方用电钻也是无法钻透,用尽力气也无济于事,还不到十分钟,杨子江就累的出了一身汗,电钻钻头处迸发的煤泥不时溅在他的脸上,不一会的功夫就成了一个“大花脸”。

趁着杨子江歇息片刻的功夫,年长同事笑着说道:“咋样,小伙子,以前没干过吧,现在‘体验’了一把,感觉如何?”

杨子江这时感觉真的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没想到这么难啊!”

初次卸煤,杨子江完成了一次心灵的洗礼,虽然没有卸煤之前那种兴奋,但有的是对这份工作的感触。隆冬腊月,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奋

在一线的卸煤员工们没有叫过苦、喊过累,默默无闻、不辞辛劳地付出着,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深深感染着他。想到这里,他拿起一旁的铁钎,又投入到抢卸冻煤的战斗之中......

阅读次数:640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