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安全的“给予”学问

来源:信阳企业 编辑:宋锦闻 日期:2018-06-13

说起安全学问,和清廉学问一样,大多数时候都是警示学问,红线学问,在其宣传的过程中,一提起来就会让人想起“事故、死伤、危险、破坏”的印象,这种印象虽然可以加深对安全重要性的理解,但另一方面也容易引起人们的抵触心理,对传播普及造成一定影响。

大多数的思想或行为符号,要成为学问,除了首先要争取到足够大的群众基础外和足够长的传播时间外,大概还要具备几种条件,首先是有一个至高点,轻易不能实现,需要刻苦追求才能实现的大目标:比如道教学问讲究天人合一,崇尚自然;佛教学问则追求圆满通达,善养来世;儒家学问则倡导人伦纲常,教化众生。都是非一朝一夕能成之事。其次是有一套完整论体系支撑,能够自圆其说,比如三皇五帝、罗汉菩萨、天地君亲师。这套体系有一个完善的晋升渠道,可以让人在了解学问的过程中,寻找到不断前进的道路和方向,随着不断的接触而提升学问的认同感。最后这些学问都是“给予”学问,在人们去接触、了解、认同学问的过程中,可以从这些学问体系中获得符合切身需要的利益和好处。这种“给予”是很接地气的,这其中最利害的就是佛教,一个形象可以承载多个愿望,求平安、求财富、求子孙、求姻缘,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庙宇层出不穷,观世音都跟财神爷争桌案。

群众接受一个事物,必然是这个事物可以给他带来一种满足,或物质、或精神,如果这个事物总是在恐吓他、威胁他,那他会好好的接受吗?所以如果要建设安全学问在传播上,安全学问不缺体系,不缺目标,也不缺群众基础,唯一欠缺的是“给予”的理念,并不是单指物质层面,更多的是在精神层面的给予。在安全体系建设过程中,“我做哪些是对的?我可以获得哪些满足?”这些人们知道的很少,只知道不能触碰、不能违反、不能疏忽、不能这不能那,处处禁令。就导致对安全学问的理解兴趣缺缺,心中抵触。

讲个小故事,有个财主十分吝啬,有天他掉进水里上不来,岸边的人伸手去拉他,说着:“把手给我!”那财主死都不伸手,最后一位十分了解他的人赶来,也是伸手出去,说着:“来抓住我的手!”那财主立即就抓上去,被救了上来。

每个人都是吝啬的地主,都想着怎么样获取更多而支付更少,这是人之常情,假如同样是1000元薪水做五个任务,一个是“我给你开1000块,你一处违章我扣你100块,任何一处违章都可能要了你的性命”和“我给你开500块,你每按规定无差错完成一处我给你奖励100块,无差错能让你不受任何伤害”这样的两种模式下,哪种更积极一些?

阅读次数:413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