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忆屈原

来源:林州热电企业 编辑:邵雷 日期:2018-06-19

每到吃粽子的端午节,总要不由得怀念屈原。不是旧瓶装新酒,老生常谈喝雄黄。这个节日,休闲之外,少不了提醒,那就是人人必有爱国爱民之心。

有的人死了,但他还活着。一种无形的精神力量,驱使百姓涌向江边,划船捞尸,饭团喂鱼,以求屈原尸骨不被鱼咬;投雄黄酒,想醉了蛟龙,以防屈原尸骨不被伤害。这一天,为了祭典,为了怀念,为了屈原,一个民间节日端午节诞生了。几千年来,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与一个伟大的爱国志士有关的只有屈原一人,一切只为了一个屈原。

一个历史人物能让一个国度的人们长久地记在心上,是何种神奇力量支撑着人们的精神信念?“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世世代代的人们自发地去传播一个人的感人事迹,去弘扬他的伟大精神,这是一个从未有过的奇迹。

屈原,一个跨越国界的历史人物,很多人对屈原的印象似乎只停留于浪漫主义诗人这一定义。其实,先抛开诗人这一层不说,屈原首先应是一个有理想抱负的爱国政治家。在楚国政治大厦将倾、国运狂澜既倒之时,屈原依旧挺身而出予以扶挽,试图已死来唤醒楚国,但历史的结局总是残酷而悲壮的,屈原的死,换来的只是楚国大厦加速的坍塌。

翻开尘封已久的历史书籍,大家不难发现,楚国在一帮昏君佞臣的糟踏之下,早已千疮百孔、元气大伤。屈原参与楚国政治的前后几十年里,奸佞权臣在国君面前屡进谗言,百般陷害屈原,屈原纵是神仙,也无力革新楚国腐败朝政,一种混乱不堪的楚国无可避免地出现在楚国人民面前,满朝文武百官都在醉生梦死,装聋作哑而浑然不觉,唯独一个清醒的诗人士大夫屈原在为楚国的命运奔走呐喊。釜底火旺,釜水渐温而游鱼不知,可悲,可悲!

“沅湘流不尽,屈子怨何深。日暮秋风起,萧萧枫树林。”从屈原抱石沉江的那一天起,他怨恨悲愤的灵魂就一直在沅湘之畔的萧萧树林里飘荡,在中华的历史天空中,他一直瞪大双眼看着,看着年青而苍老的大家,年青而苍老的大家的祖国,心比天高命如纸薄 ...天上飘着的,一样的灵魂在飘荡... 死都不怕,就怕不安闲,命都不要,就要安闲,就这毛病,多少年来这是个被人钉死了的死穴,一打一个准儿。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国难当头,岂能坐视;军人之命,与国同殇。屈原只是一届文臣,但他最宝贵的就是视国家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精神。“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屈原把他自己的追求之志,对楚国的挚爱之心,对人民的体恤之情全部化为杜鹃啼血般的诗句。

“屈平疾王听之不聪也,谗谄之蔽明也,邪曲之害公也,方正之不容也”,这是何等的痛苦。“屈原至于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这是何等的窘迫。“举世皆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这是何等的清白与清醒。

“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屈原的固执,以至于最后以死殉国,他的悲壮一跳也没能唤醒楚国昏君佞臣,但必将唤醒后世无数执政者。屈原本来也可以和其他麻木不仁的朝中大夫一样不死,但他死了,这就是屈原。

花非花,梦非梦,花如梦,梦似花 ,梦里有花,花开如梦 ;心非心,镜非镜,心如镜,镜似心,镜中有心,心如明镜。屈原,一个学问符号,一个历史印记,一个不朽的名字。让大家每逢此时当纪念!

阅读次数:295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