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故事

来源:信阳(华豫)发电企业 编辑:张春雨 日期:2017-05-10

仔细算一算,奶奶去世也有十四年了。那个穿着藏蓝斜襟棉布褂、缠着长长裹脚布、没了牙齿说话漏风、白发苍苍的老人,只剩下了这个形象,和温暖悲悯的感觉,藏在了后人的心中。

嫁给了“风机一拉,打起火花,吃喝不差”的铁匠爷爷的奶奶,因着世事无常、丈夫早逝,早早结束了还算宽裕的生活,拉扯着一双儿女,在时代的风云变幻中完成了一生的使命。

奶奶出生于旧时代,预备缠成三寸金莲的双脚,因为解放女性禁止缠脚而提前得到释放,但终因遭受过压迫禁锢,虽然脚掌很大,趾骨过分弯曲的弧度却显得有些畸形。如同奶奶对于婆婆的定义,自己受过的婆婆气,在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里没有了发泄的出口,总显得耿耿于怀。

奶奶从旧时代走过来,有着旧时代的烙印,就像深夜里微弱却跳动着的煤油灯,昏暗、温暖、坚强,那桔黄色的火苗是关于家的最坚实的光亮。这样的灯光伴我度过无忧无虑的孩童时代,照亮小学时代写家庭作业的每个夜晚,最终在时光中渐行渐远,褪变成记忆中的一抹光华。

关于奶奶的记忆,淡淡的,感人至深。

夏夜是孩子们的天空。在电视电脑空调没有普及的乡村时代,夏夜也有大人的一部分。皓月当空,繁星闪耀,蛙声阵阵,天气稍微有点沉闷热燥,麦子散发出成熟的清香和喜悦,菜园里的豌豆、四季豆、黄瓜、番茄争分夺秒地生长,村庄就像一个沉静的老人,拉下夜的帷幕,将白日里的忙碌辛酸掩藏在墨绿色的光影里,通过人们在大树下的高谈阔论,慢慢吐露他或奇异或惊悚或引人入胜的广博见识。

这个时候,我和奶奶会一同出门。偶尔发现:呀!拐杖忘记拿了!我会告诉奶奶:不用担心,我就是你的小拐杖。奶奶会很开心,很快乐地牵着我的手,走向乘凉的大树下,走进村庄老人天马行空的故事里,无名小虫唱着悠悠的歌曲,蚊子像幽灵一样不时叮向人们,偶尔一阵凉风吹过顿觉神清气爽,时光旧旧的,很美好。

睡觉之前,奶奶会给我讲故事,讲她自己好奇的见闻,讲世代相传的古老故事。奶奶会讲解放初期扫文盲的故事,上街赶集要过一道关口,在这个关口,要证明自己是认识字会写字的,才可以上街买东西,奶奶会写“一”“月”“年”等字,每次总能顺利通过,还有很多人,一个字不认识,通不过关口,就只能托能认字的人帮忙买东西了。讲到这些的时候,奶奶无疑是骄傲的,这小小的骄傲,给她艰难的人生带来了莫大的慰藉,也散发出了那个时代的小小光彩。

奶奶最常讲的故事,是《拉荆笆》和《皮大仙》,晚上的必修课就是先是奶奶讲给我,然后我再复述一遍。拉荆笆是豫剧曲目,讲的是一个关于赡养老人的故事,大意是严有法和妻子卢氏把八十多岁的母亲拉到山坡上抛弃,孙子严金娃放学回家后不见奶奶,就听邻居的话去山上找奶奶,把奶奶从山上拉回来,并把荆笆放在院子里,告诉严有法和卢氏,将来用荆笆把他俩全拉到山上去,最后严有法及卢氏悔改,接回老母亲。而皮大仙的故事,除了故事名称,其他的我一无所记了,虽然努力想通过互联网或者唤醒记忆的方式,想起点什么,但最终总是徒劳无功,这样的空白让我很懊恼,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留白,关于奶奶的记忆,才更加深刻吧!不是说曾经发生的事不可能忘记,只是暂时想不起来而已吗?或许有一天,关于奶奶的故事的记忆一下子拨开记忆的烟云变得豁然开朗了。

旧时光,有旧时光的色彩;旧故事,有旧故事的力量。


阅读次数:475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