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蚕点点忆流年

来源:许昌龙岗发电企业 编辑:张囡 日期:2017-05-19

前两天看到水池旁边的桑树发了芽,忙不迭的回家看去年的蚕卵,竟然还都是黄黄的小芝麻粒,没有出来的迹象,幸好同事又给了一批正在出蚕的蚕卵。

刚出卵的蚕像黑线一样,瘦长个儿,脖子上灰白条纹,顶着一个大黑头。取一张白纸,旧羽毛球上剪一根开叉的羽毛,将蚕从卵周围轻轻的扫出来,放在桑叶边儿,小蚕自己会爬过去,有时等急了就把它扫到桑叶上。待到换桑叶时,取一张白纸,把蚕从残缺的桑叶梗里挑出来,仔细捏掉蚕身上的碎末,小心放到白纸上,像呵护婴儿一般轻柔。然后倒掉铁盒里的残余物,把盛着蚕的桑叶又放回铁盒。

看着我小心翼翼的样子,儿子也来了兴趣,抓起刚摘得湿漉漉的桑叶就要放进盒里。“不行!”我赶快制止。他手举在半空,不知所措。我从他手里拿走桑叶,擦了擦水珠,又甩了甩叶子,看桑叶变得绿光闪亮,才小心翼翼地放进盒内。儿子问:“它们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也会拉肚子?”我盯着点点洞洞的桑叶,头也不抬地说:“蚕可是脏桑叶不吃,蔫不唧唧的桑叶也不好好吃。”儿子问:“难道蚕也挑食?”姥姥抢着说道:“它们可不是挑三拣四,是爱干净。”我趁机补充到:“有个词叫宁可玉碎,不为瓦全懂不懂。”

这段对话成功勾起了我少年时期养蚕的记忆。

小时候,小伙伴都会养蚕,会互相分些蚕卵。每到春天,把蚕卵移到温暖的窗户台,过不了几天,就可以看到蚕宝宝从卵壳里爬出来慢慢蠕动。我便小心地捏到文具盒里,把新鲜的桑叶在袖口上来回抹几下,再放进盒子。多余的桑叶装进塑料袋,从井里打出来一桶水放在阴凉处,裹着塑料袋的桑叶里再放个石头确保桑叶沉在水桶里,以保证桑叶的绿亮鲜活。那时候这样做,完全是有样学样儿,大人怎么教我就怎么学,别人怎么做我也怎么来,完全不明白这样做是因为春蚕的不染尘俗和洁身自好。

养蚕期间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看看蚕宝宝们,一天打开盒子N多次,待到蚕长大快要结蛹,就把“绝食”的蚕宝宝移到靠墙的扫帚边儿,为她们结茧创造条件。待到扫帚上挂满了或白或黄的茧儿,在地上铺上一大片的报纸,之后就是天天盼着破茧而出的蚕蛾子,这个时候客厅的前门后门总是记得随手关闭,生怕蛾子偷跑了出去。待到真的产了卵,用报纸包好,放在木盒子里,搁在阴凉干燥的地方等待着来年下一轮儿的孵出。

养蚕的那种享受和归属感使我度过了物质贪乏的少年时期。那时候养蚕只是因为好玩,长大后听老师讲江南的风土人情才知道江南人以蚕为神,养蚕对他们来说是件神圣的事,他们养蚕前还要在院子焚香烧纸,全家人下跪磕头,每进蚕房都得穿戴整齐、梳头漱口、洗手净脸,衷心虔诚可见一斑,也就不奇怪蚕被称为天虫了。

如今,面对同一个铁盒,看着桑叶一点点被蚕食,想起那句“春蚕到死丝方尽”,眼睛不由得湿润,内心深处油然而生起满满的敬意。我也要向蚕学习,竭诚奉献,为我心爱的电力事业贡献毕生心力。

阅读次数:474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