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

来源:信阳(华豫)发电企业 编辑:刘创创 日期:2017-05-19

小时候觉得故乡是一个家,无论何时都在家。

长大后认为故乡是一个港湾,无论何时都能停靠。

现在的故乡却在远方,远的都遥不可及。

渐渐的,我开始记不起故乡的模样。

记忆中的故乡有一望无际的万亩龙湖,每逢到了荷花盛开的季节,龙湖湖面热闹极了,荷花们生性安静,有着出淤泥而不染的高尚情操,但来自四面八方的“膜拜者”可闲不住了,大家乘船来到龙湖中央,观赏美景的同时又“拥入”了龙湖母亲的怀抱。有闻名天下的第一陵:人祖伏羲太昊陵,每逢初一、十五,来上香的人极多,人流量最高时能达到600万每天,有祈福,有求子的,有求财的……不管你求什么,都灵验的惊人,伏羲庇佑着他的子子孙孙。拥挤的街道让人喘不过气,但虔诚的心是不可阻挡的。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我费力的寻找着记忆中的点点滴滴,但记忆仿佛被打了马赛克,原本清晰可见的场景本能轻而易举地浮现在脑海中,可是我却什么都记不得了,故乡到底有什么?

在青色的麦田中,儿时的我会牵着一枚风筝跟自家的双生弟妹在麦田上奔跑,我跑着,他们笑着,等风筝在天空中停稳当之后,大家便躺在麦田里看夕阳;在黄色的麦浪上,硕大的收割机如同怪兽一般,所到之处麦秆跟麦穗不知所踪,不一会儿这只怪兽会吐出很多麦粒,这时农民的脸上如开放的花朵,个个都那么欢喜。一人多高的玉米林地是吃货的天堂,里面有各式各样的野果,香米香、甜蜜豆……,吃的累了,便在里面捉起了迷藏。紫的发黑的葡萄串子在夏日的阳光下格外显眼,小时候的我不懂事,领着小伙伴偷偷溜进伯伯家的果园子,但那时的我好像知道原则这个问题:吃归吃,但绝对不糟践。吃的累了,爬上园子中的棚子睡一会儿,醒来的时候顺便把园子里的鸟都赶出去。还有什么?还有什么?我记不得了。

还记得初次来信阳的路上,我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觉着终于从家乡出来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再也没有这种想法。大学时,我是个爱玩的人,一得空总会跳上车去自己想去的地方,那时觉得:二十啷当岁的时候,走过一些路,见过三两个有意思的人,看过许多天空的云,尝过很多种类的茶,足矣!但鸟飞兔走,奔着而立去了,反倒觉着故乡更加亲近了。

信阳的天空如清澈的湖水一样,看着令人心旷神怡,但它终究有别于故乡,我思念那里。


阅读次数:423 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